※出書日期:3月4日(星期二)※


這是我第一本小說,
從內文撰寫、排版到封面設計都是自己嘔心瀝血打造出來的,
所以更希望能夠將這份喜悅分享給大家,
也歡迎大家來收藏我的第一個孩子!(啊啊,真的有把小孩生出來的感動>▽<)

書籍資料如下:

書名:The Last Seven Days-最後七天-
尺寸:A5(148×210mm)
頁數:全176頁
封面:雪白銅紙
作者:黑崎翔
出版:幸福麵包坊(好啦,這是我自己號稱的出版社啦,哈哈……^_^|||)
出版地:台灣
定價:分享價~~新台幣150元
出書日:2008年03月04日

購買方式(A):通信販售
請email至:heavenswing@pixnet.net說明以下資料,我會盡快與您聯絡匯款/轉帳資料。
姓名:
書名:
數量:

購買方式(B):網拍購買
奇摩拍賣: http://tw.f5.page.bid.yahoo.com/tw/auction/e24912225?u=garagarabi
露天拍賣: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11080401710878
至上述兩處商品網頁以直購下標即可!

購買方式(C):奇豆購物城(具paypal線上刷卡功能,運費合理,適用非台灣地區的朋友!)
奇豆購物城黑崎翔專門店:http://0rz.tw/ba3Pj 

************************  以下為書背文案  ************************************ 

The Last Seven Days

「生命中的浮沉與痛苦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它們常在我們毫無準備之時輕易
的攫捕我們,航向它們的風暴。」
           克莉斯汀‧龍雅可《假如我死時,你不在我身旁》
 
季羽和立傑相戀了兩年,
正當兩人以為能牽著手直到永遠之際,
季羽卻發生嚴重車禍,
他們在傷慟必經過程中走過否認、憤怒、哀傷,
用最真誠的感情來協助彼此接受和面對事實,
相互陪伴走過生命中的最後七天。
在這七天裡,
季羽的夢述說出他與立傑如何甜蜜地相戀;
回到現實時,
則是如何面對生離死別的考驗。
儘管最後季羽仍離開人世,
卻永遠活在立傑與我們的心中。
這對不幸遭逢悲劇的情侶以他們最深刻的體驗來告訴我們任何的不幸,
都能是種寶貴的學習……


***********************  以下為部份試閱  ************************************

【The last seven days】By 黑崎翔

《Prologue》

細雨微落,連月兒也不願出來打個招呼的黑夜。

夜雖不深,但路上行人卻相當稀少,冷冷清清地。

只有街角那家便利商店燦爛地打著燈,裡頭還窩了不少避雨的過客。


少年正在店中挑著今晚的宵夜,一會兒拿了麵包,一會兒又換成微波的咖哩飯,後來索性立在櫥櫃前,思考著心愛的他最想吃什麼。

「他大概睡醒了吧?肚子一定餓了。」少年一邊結帳,一邊還在想著。

帶著些許甜蜜和些許得意,少年邁出了商店,看著「行人可通行」的燈亮了,便急急地走過人行道。行至一半時,卻有一輛箱型車歪歪斜斜且飛快地闖了過來,少年連回頭、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便被那橫衝直撞的野獸給吞噬了!!

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且靜寂無聲,除了少年的身體跌落在地上的聲響,沒有喇叭聲,更沒有刺耳的剎車聲……

望著野獸模糊地消失在地平線,少年無助地倒在溼冷的柏油路面……

血,決了堤似地流出……

淹沒了白色斑馬線,也淹沒了散落的東西……

少年的手,還在血泊中顫抖著…顫抖著…

 

 

 

 

 

 


《The First Day》 

某私立貴族學院--

立傑獨自坐在音樂教室的一角,手中提著吉他,桌上散著許多不完整的譜。

是的,立傑正在編作一些曲子。今年大二的他,身邊仍是一個朋友也沒有,儘管他擁有相當出眾的五官及身材,但孤僻的性格嚇退了所有想接近他的人--無所謂!反正他也不想要什麼「朋友」,麻煩又無聊透頂的虛偽關係!他寧可鎖在自己小小的世界,與音樂互訴心聲。

他同時也是成績頂尖的音樂系學生,更能隨心所欲地使用音樂教室。


立傑低著頭,撥弄著吉他,一邊用富磁性的聲音唱著他自編的歌。

隱約中,感到似乎有人走進了這間教室。

起初並不怎麼在意,但那人一直在教室中沒有離去;當那人來到立傑的身前,便不再走動;立傑感到不快,停止了歌聲。

然而他仍是不想抬頭,也不屑去看在他眼前的究竟是什麼人物,自顧自地調起音來。

教室中一片寂靜,只有些微的呼吸聲。

那人一直就那樣站在立傑身前,卻沒說任何話,立傑心煩氣躁地想好了一篇罵人的話,才準備要朗誦出來,即聽到對方吸了口氣輕輕地道:「剛才那首歌是你做的嗎?」

立傑閉口不答,但在心中多加了一句罵人的話。

對方又開口:「旋律很好,可惜就是少了一分感情在裡面……」

哦,這句話可真點燃了立傑的怒火,他「碰!」地拍了桌子,站起身來:「你憑什麼……」這句話還未說完,他卻被眼前所見給懾住了。

那是一個穿著白色襯衫的少年,看起來年紀跟自己差不多,但少年的臉較顯得稚嫩些--或許是因為他有著一對如黑色琉璃珠般泛著光彩的大眼睛吧!細緻的鼻樑下是櫻花瓣似地,小巧、潤澤的嘴脣,但嘴角卻帶著些血絲,少年的白襯衫上也有許多污點,少許血跡。再仔細一看,左頰有點兒微腫,臉上也髒髒的,與才剛歷劫歸來的俘虜沒什麼兩樣。

「你受傷了?」立傑問道。

「嗯?」少年瞪著大眼睛:「沒什麼啦!只是……」

少年伸手抓著頭髮,立傑赫然發現他手腕上有被綑綁過的痕跡!於是抓過對方的手來看,都瘀血了,還嚴重的擦破了皮。這下更是怪異了,立傑以近乎命令的語氣問:「你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有人對你做了什麼?」  

面對神色嚴厲的立傑,少年沒有絲毫膽怯,依舊自在地笑著:「我是今年的新生啦……其實我是男的,可是我的外表常讓人誤會。像剛剛我們系上的學長們好像就把我當成女生,拿繩子將我綁起來,說是想找我玩一玩……」少年低下了頭,摸著腕上的傷痕,繼續道:「我以為他們發現我『真的』是男生後,就會放我走,沒想到,他們對男的也一樣有興趣……」

立傑慌慌地說:「那你該不會……??」

「我?我沒事啦…!只是剛開始被他們打了幾下,但當我發現他們連男生也不放過的時候,就死命地掙脫繩子,趕快跑啦!」

「那也就是說……」

「是的,我完全沒事。」

「哦,那太好了……」立傑鬆了一口氣,之後連自己為何會有此反應都搞不懂。「行了,你滾吧!」立傑提起吉他,又重新坐回椅子,方才那種奇異的思緒已稍稍被壓抑了下來。

「我坐這兒聽你唱歌,會妨礙你嗎?」少年拉了把椅子坐下,又補充道:「啊,我叫季羽,季節的『季』,羽毛的『羽』,宋季羽。你叫什麼名字呢?」

「沒有告訴你的必要。」立傑低頭拿起吉他,冷冷地道:「你想留就留,可是坐遠一點,最好不要在我視線範圍之內。」

季羽乖乖地起身換了較遠的位置,趴在桌上,嘟著嘴,張著眼睛盯著立傑,有點像在賭氣的小孩子;立傑也不再管他,自個兒哼起歌來。


待窗外的薄暮已逐漸讓夜晚給染了黑時,冷風悄悄吹進教室裡。

「好吧!該回家了。」立傑停止了歌,收拾東西,要關燈時才發現方才那位名為「季羽」的少年竟還沒離去,仍待在位子上,動也不動。走近一看,才看清他是已經睡‧著‧了。

立傑突然覺得自己今天怪怪的,通常像這樣有人闖進他獨自的世界裡時,必會被他硬趕出去,但今天…他到底還是讓這少年留下來了。

為什麼呢?

真不像自己的作風!

唉……算了算了,或許是覺得那少年有些可憐吧!

凝視著季羽天真的睡臉,有種捨不得叫醒他的念頭,立傑便將他扛到肩上,一手提著吉他回到宿舍去。

「這傢伙還真輕吶……」

邊走邊嘀咕著,未全掩沒的夕陽餘暉把影子拖得好長好長……

咖啡香將季羽從夢中叫醒。

微睜著眼,頂上是不熟悉的天花板。季羽慌張地坐了起來,盯著這個未曾見過的房間。那是個一絲不苟的房間,每個角落皆散發著有條有理的氣息;桌上的咖啡壺咕嚕嚕地響著,一支吉他靠在桌旁。

「該不會是……」

才疑惑著,一個身影從浴室裡走了出來,啊……是那位自彈自唱的人!真是的,自己仍是不曉得對方的名字。

立傑拿著溼毛巾踏出浴室外,見到季羽疑惑的望向自己,不等他開口問,便解釋道:「這是我的房間。你睡著了,我只好把你扛回來了。」

「哎呀呀……真對不起……」季羽紅著臉,困窘地道歉,一邊準備起身下床。
立傑按住季羽的肩:「等等,你想這麼一走了之嗎?」

冰冷的語調,震得季羽的心涼了半截,才剛從一個虎穴逃了出來,不會又落入另一個虎口吧……?季羽睜著眼,有些害怕又無辜地看著立傑沒有表情的臉。

沉默在房裡盤旋了一會兒,立傑伸出一隻手扶上了季羽的下巴,季羽可真的慌
了,怎麼自己今天的命運這麼多舛??

季羽皺著眉,緊閉雙眼,準備接受這麼無情的安排,但感覺碰觸唇邊的卻是種毛毛的感覺。

「?」季羽張眼看,才看清原來是立傑拿著毛巾在幫他擦臉。

「你想這樣帶著嘴角的血跡、臉上的髒垢回家嗎?真是個笨蛋!」

「哦……」

「還有,衣服也順便換了。」立傑拿了自己的衣服給季羽:「對了,你乾脆去洗個澡吧!我可受不了你髒兮兮的睡我的床!」說完便拉起季羽,將他推進了浴室。
季羽在浴缸放了水,一面照著鏡子,看著自己稍腫的嘴角及沾了血的毛巾,回想方才立傑為他擦臉的情況,心中忽地一陣溫馨。

洗完後,季羽穿著立傑的衣服出來。立傑正坐在桌前,戴著之前沒戴的眼鏡,專注地審視著樂譜。

季羽凝視著立傑的側臉,那可算是一張粗獷的臉吧?與女孩子氣的自己截然不同;立傑的輪廓很深,濃眉下是單眼皮的感性雙眼,加上高挺的鼻樑;嘴唇雖然感覺薄了點,但畢竟完美的五官都放在同一張臉上也不見得好看。些許不足反而更令人想欣賞品味。

立傑突然地轉過頭來,打斷了季羽的沉醉。

「看什麼?」

「沒、沒有……我要回去了……謝謝……」

「喂!你瘋子啊?現在是半夜二點了耶!」

「無所謂啦!」季羽抓了抓頭髮:「我是男生吶!」

「男生?」立傑哼了一聲,拿起咖啡喝著:「別忘了你今天才遇到的事。」

「我……」

「不准回去,你給我睡這兒就好!」立傑像在命令季羽似地,充滿威嚴。

季羽無措地佇立在原地。

「你要我踢你呀?」立傑站了起來,對著季羽:「床只有一張,將就點,你睡裡頭。」

「可是,我才剛睡醒吶……」

「我給你管那麼多!去去去!」

「可是……你才剛喝完咖啡,能睡嗎……?」

「咖啡就是我的安眠藥!躺好,蓋被子,我要熄燈了!」

「喔……」季羽聽話地躺到床上,睜大眼睛望著立傑。

立傑關上燈,在季羽身邊躺下,真的倒頭就睡了。

微風拂過,窗外傳來樹枝搖曳的聲音。立傑右耳上的耳環映著微暈的月光,季羽望著那淡淡的光芒發呆,不曾再闔上眼。  


※        ※        ※        ※


立傑接獲季羽車禍的消息至今已過了八個多小時。

他是在睡夢中被電話驚醒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

立傑為了考完大四上學期最後一次測驗而晚歸,肚子空空的他一進門就嚷著肚子餓,卻見剛洗完澡圍著條毛巾的季羽走出來。

「你還沒吃飯嗎?八點多了呢。」季羽擦著微溼的髮絲。

「嗯……」

「吶,你先去洗澡好了,我出去幫你買。」季羽拿起牛仔褲邊問:「你想吃什
麼?」

「什麼都可以,」立傑走到季羽的身邊,冷不防地抱住他:「不過我想先吃掉
你!」他笑著往季羽的頸子吻下去。

「喂……別這樣……你先去洗澡……我要去買……」季羽抵抗著,仍敵不過立傑的毛手毛腳。

立傑將季羽推倒在床上,一邊卸下衣物一邊道:「先別管吃飯的事了,你比較重要!」季羽甜甜地笑著,又喜又嗔地罵了聲:「呆子…!」雙手盤上立傑的肩,兩個人逐漸拉近距離,一起尋找那最後的規律……。


雨開始稀稀疏疏地下,季羽已起身穿好衣服,瞥了一眼鐘,糟糕!已經快十二點了,看樣子只能到便利商店買了。臨走前,季羽彎下腰對有些惺忪的立傑輕聲道:「我去買吃的,很快就會回來,你乖乖等著,嗯?」

「嗯……」立傑睜眼望了一下季羽,叮嚀著:「小心點……」

「好。」季羽點頭笑著,起身,輕輕地關上門。立傑聽著季羽的腳步聲遠去,
也慢慢地進入睡眠……。

直到電話鈴聲在黑暗中悽慘地哀嚎起來…!

立傑嚇得一身冷汗,才發現季羽未歸,電話的嘶吼聲在房裡迴繞不散,一股不祥
的感覺漫開,他顫抖著手接了電話。

深夜的電話,常是種可怕的象徵。僅由那冰冷的話筒中,傳來不幸的消息,多
半都是如此。

立傑甚至連衣服也沒扣好就往外衝,沒命似地騎車朝醫院狂奔。

當他趕到時,手術已經結束。

季羽被送往加護病房。  


「情況不太樂觀……腦部有嚴重的出血,但是否能開刀,還需觀察。除此之外,他的脊椎骨受到相當大的傷害。雖然命是保住了,但能否會醒來……機率不大;就算醒來了,胸部以下也可能終生癱瘓……」醫生嘆著氣,透過厚厚的近視眼鏡,能看到他眼裡透著惋惜:「真可惜……他還那麼年輕……」

立傑傻傻地杵在原地,眼前那些刺眼的白色牆壁彷彿在旋轉,不停地旋轉,他感覺自己身子搖晃了起來,伸手卻摸不著牆壁,愈來愈暈眩,他閉上雙眼,整個人像失去衣架的服裝般跌落在地上。

「先生,你還好嗎?」一位護士小姐扶住了立傑的肩膀。

她大概剛從手術房出來吧?身上有強烈的藥水味,而且……依稀還夾雜著一股血的味道。

那是季羽的血嗎?

天吶!怎麼會這樣呢?怎麼會這樣呢?

「護士小姐……」立傑抓住護士的手:「請妳……帶我到季羽的房間好嗎……?」
「啊?啊……好、好的。」

護士有點被立傑過度慘白的臉色嚇到,反應鈍了一下,才扶著立傑蹣跚地步到季羽的病房去。

「這裡就是了。」護士開了門讓立傑進去:「還有什麼我可以效勞的嗎?」

「不了……謝謝。」

「那,若有什麼需要的話,請按床邊的呼叫鈴。」

立傑點了點頭,關上了門。

灰濛濛的天空在哭著。

不停地、不停地,流著豆大的淚滴。

淚灑在玻璃窗上,好不淒涼。

慘白色房間內,心跳聲回響著,那是首蘊含著節奏的旋律。

立傑抱著胸,一顆心七上八下的,好害怕、好害怕。

季羽臉上有幾道擦傷,手上也有,脖子則套著支撐與固定用的頸套。

罩在鼻與口上的氧氣罩一清一濁的,顯示著季羽還有生命跡象。

就如同沉沉睡去的天使,安靜、蒼白,但遙不可期的甦醒卻讓人的心為之碎裂。

立傑輕撫季羽柔軟的髮絲,輕觸他細嫩的臉頰。

「醒來吧!我心愛的天使……」

立傑握著季羽的手,不斷地重複著這句話;季羽眼皮偶有的振動都會讓他心跳,期待那雙眼再次睜開,放出光采。但隨之而來的,總是一陣失望。

一次比一次微弱的希望。

一次比一次強烈的失望!

幾近崩潰!

立傑跪在床邊,無助的像個被父母離棄的孩子。回想以前曾有過的許多願望、要求想滿足;此時此刻才發覺昔日的無知與愚蠢,那麼多的物質慾望,得到手之後的空虛感造就繼續去追求下一次滿足的原動力。

真是窮極無聊!

那般無聊的事竟能使他用盡全力,甚而荒廢一生去追求。

如今,他只想要心愛的人兒再度睜開雙眼,對他微笑、和他說說話就好,此般微不足道的願望,竟是最難以實現的…


立傑捧起季羽的手,不停地輕吻著。

感受著季羽的體溫、肌膚的觸覺,心揪成一團模糊的血肉。

「聽話呀!把你的眼睛睜開……求求你……」淚水溢出立傑的眼眶,在頰上横行:「季羽,醒來吧!我還有好多愛要給你……我還需要你的存在……」

哭倒在季羽身上,立傑從來不曉得人的淚腺中含著如此多的水份,將季羽胸前染了一片濕。

「……」

季羽的口中似乎發出了一些聲響,立傑抬起頭來。

季羽半張著眼,卻像是又要閉上了。

「季羽!我是立傑!你聽得到我嗎?快醒來……季羽!」立傑傾身靠在季羽耳邊說著。

季羽似乎得用很大的力氣來抬起眼皮,身體微微顫抖著。

立傑緊握著季羽的手,彷彿欲藉此將自己的力量傳遞給季羽似地;在眼皮經過多次跳動之後,季羽終於睜開了雙眼,但他此刻虛弱得無法將頭轉動任何一寸,只能盡力地將眼珠移到能望見立傑的角度。

立傑站起身來,低頭輕吻著季羽的額頭,滾燙的淚水決了堤似地灑在季羽的臉龐,同季羽的眼淚一起沾濕枕頭。

「立……傑……」季羽的聲音微弱得快要無法在空氣中引起波動。

「季羽!季羽!」立傑急切地呼喚著,伸手輕撫季羽的額頭與髮絲,看到季羽痛苦與虛弱的模樣,連自己都快要無法呼吸:「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季羽的嘴角隱約透出了淡淡的笑容,像是很滿意,眼皮又逐漸往下垂……

「季羽!你別睡……你別閉上眼!我很害怕啊!你不要離開我……!」

隨著立傑的呼喊,季羽的眼睛又稍微睜開了些,他看著立傑,以同樣飄緲的聲音道:「看到你……真……好……,我剛剛……夢到……你……,夢到……夢到我們……第一次見面的……的時候……」

「季羽……!」

「但、但是我現在……有點累……讓我睡一下……」

「不行!不行!你不能睡!你睡了就只剩我一個了!你要丟下我了!」

「傻……瓜……我不會丟下你……我會再醒來的……我答應你……一定……會……」

「你答應我?」

「嗯……」

再一個無力的微笑,季羽閉上眼,呼吸平穩地休息著。

立傑相信他絕對會再醒來,季羽從來就不曾對他說過任何一句謊話的!

 

 

(待續)
********************************************************************************

歡迎大家踴躍訂購!
收藏感動的好故事哦!^▽^

在此獻上最真誠的謝意,
祝每位讀者都快快樂樂!

 

 

 

 

幸福麵包坊(思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