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
 
《大哥的男人》終於完成了!
這本因為有插畫,
所以在圖片的問題上跑了印刷店好幾趟(至少有6、7趟了吧>”<)~~~
終於搞定圖片的問題並定稿啦!!
書本預計將於4月21日左右印製完成,
即日起開放預購~~
由於目前還在努力與經銷商接洽至實體書店舖書事宜,
所以暫時仍先以通信販售與網拍的方式為銷售管道,
造成您的不便還請多見諒!<(_)>
 
 
【書籍資料】
書名:黑道系--大哥的男人(18限,全一冊,約14~15萬字)
尺寸:A5(148×210mm)
頁數:全300頁╱附卷頭彩頁1P、迷你短漫5P、內頁插畫
內頁:80磅模造紙(白)
封面:200磅雪白銅版紙+防水膠膜
作者:黑崎翔
封面繪圖╱設計:黑崎翔
內頁插畫╱短漫:黑崎翔
出版者:幸福麵包坊
定價:新台幣250元
運費:新台幣40元(之前有寫錯,已改正)
ISBN:978-986-84270-0-6(平裝)
 
隨書附贈「Q版色色小書籤」一組哦!!
 
 
【故事簡介】
  日本關東著名的黑幫「火龍會」新會長竟是名年僅十三歲的長髮美少年--荒木龍介!道上傳聞殘酷無情、嗜血如狂的他,卻在接下會長之職後,發現身為前會長的父親於指定他當繼承人時,竟替他簽了賣身契,聲明他若想取得火龍會底下各分組的協助,就得拿身體來換!心繫於為父報仇的龍介只得接受這不合理的條件!
  某日龍介於料亭被迫與另一名組長履行契約時,恰巧被無意闖入的廚師鮫島諒撞見,兩人結下不解之緣;但火龍會世仇「鬼鮫會」會長為了將龍介佔為己有,又不斷發動各種卑鄙的攻擊。稚齡的黑道老大與虎背熊腰的大叔級料理師傅該如何在黑幫的腥風血雨當中將若有似乎的愛苗培養長大呢?
 

購買方式(A):通信販售
請email至:heavenswing@pixnet.net說明以下資料,我會盡快與您聯絡匯款/轉帳資料。
姓名:
書名:
數量:


購買方式(B):網拍購買
露天拍賣: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11080528602429
至上述商品網頁以直購下標即可!


購買方式(C):奇豆購物城(具paypal線上刷卡功能,運費合理,適用非台灣地區的朋友!)
奇豆購物城黑崎翔專門店:http://www.hitohouse.com/BIG5/INDEX.ASP?itemnumber=WJ1011-10000087

  
★試閱★
【大哥的男人】 序
 
深沉漆黑之夜,寒風冷冽的東京灣上佇著色彩亮麗絕倫的彩虹大橋,連晈潔的明月也為之失色。芎蒼之下那貌似繁華的都市,實卻蘊匿罪惡污穢。瀰漫於空氣中的血腥味被汽車廢氣、女人香水、油煙所覆蓋,萬惡的人類,將置身之處佈設為處處藏污納垢的醜陋樂園。
東京灣旁的黑暗角落裡,幾個身著黑色西裝的人正在毆打一名已傷痕累累的男人,男人痛苦地哀嚎,逞兇之人卻截然不為所動。
「你竟敢背叛大哥!」身形最為彪悍的黑西裝男子用力地踢著地上的男人,粗聲地道:「該死!」
「救命啊!」深受重傷的男人明知沒用,仍企圖用手來掩護自己:「我只是一時財迷心竅,並非有心啊!」
「好一個財迷心竅。」遠處傳來一抹不帶情感的聲音。
「大、大哥?」挨打的男人眼中流露出恐懼,望向聲音的來源。
約二十公尺外停了輛黑頭轎車,後座門緩緩打開,踏出一雙膚色白皙,穿著日式木屐的腳,纖細的左腳踝戴了條銀白色的鍊子,在暗淡的月光下隱隱散出微光。
乍看之下,會難以分辨甫下車的這人究竟是男是女?一頭烏黑的飄逸長髮,以白色布條紮在背後;身上穿著純白色的浴衣,寬版腰帶掩不住細瘦的身材,光滑的雪色胸膛微露,倒是很明顯能看出來者是名男性。
雖為男人,他卻有張細緻典雅的容貌,高聳的鼻梁將臉畫分為對稱的兩側,細長柳眉之下有對明媚的雙眸,最特別之處,在於他兩眼的瞳孔顏色不同,右為深遂的綠色,左為淡淡的海藍色。陶瓷娃娃似的臉龐像結了寒霜般透著無情,櫻花般紅嫩的唇正述說著冷酷的話語。
「你可知道這麼做會有何下場?」少年道。
「大哥。」在場的黑西裝男子皆向這名秀麗的少年敬禮。
被稱為「大哥」的黑髮少年徐徐走向跪在地上求饒的男人,冷冷地盯著他。
「大哥,請你饒了我!」男人跪倒在少年腳邊,鼻涕與眼淚都分不清了。「我會改,我不會再犯了!」
「我饒了你,你有饒了我父親嗎?」少年拿起掛在腰際的武士刀,刀鞘刻了條鑲金的龍,栩栩如生地飛展。
男人一見少年拿出武士刀,嚇得臉色發白,渾身發抖。
「大哥,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請您饒我一條小命,我願永遠為您效忠,為您做牛做馬!」
「有一就有二,我不收叛徒當部下。」少年眼裡閃現殺機,他拉下左側衣袖,左胸上刺著與刀鞘相同的龍,精細的刺工令人產生龍真的盤踞於雪白肌膚上的錯覺;粗獷的利爪、尖牙,加上火紅的眼睛與鱗片,煞氣洶湧而至。
男人的視線無法從刺青移開,直到有股寒光刺進他眼裡,他才注意到刀已出鞘。
「我今天要替關東火龍會清理門戶,識相點把其他人名字供出來,我或許可以考慮饒你不死,否則……」少年似笑非笑地望著男人,將刀抵在他的脖子上:「我把你手指一隻一隻切下來,再慢慢割下你的肉,當著你的面餵給狗吃!」
「不、不要啊!我招,我什麼都說!」男人被冰涼的刀身凍得失禁,哽咽地說出了幾個名字。
「你做得很好。」少年彎身拍了拍男人的臉頰,男人嗅到自他身上飄來的體香。
淡淡的清香搭配少年絕美的容顏,原本應是能誘動情欲的組合,但殘忍的眼神與銳利的刀身卻為他襯出死神的壓迫感。
「我什麼都說了,您可以饒了我的小命嗎?」男人不死心地乞求。
「舔我的腳,我就考慮。」少年將腳抬到男人面前,用腳尖敲了敲他的頭。
男人哆嗦地捧住戴著銀鍊的腳,聽話地伸出舌頭,在細滑的腳尖上輕舔。
「賤命一條!」少年左手輕柔地揮動,一道銀白色的光芒舞過墨黑天際,男人的頭滾落在地面。
少年收起刀,默不吭聲地將那顆頭踢進了東京灣。
「收拾一下吧!」少年揮了揮手向站在兩側的黑西裝男子們發號施令,其他人立即上前來將無首屍體的衣物扒下,用刀子把指紋去除,再綁上偌大的石塊,往東京灣裡推。
沉鈍的水聲傳來,少年表情漠然地望著水面,晚風吹著青絲拂過那仍略帶稚氣的臉龐,一滴晶瑩剔透的淚珠從頰上跌落。
 
從此刻開始,他不再是純真的少年了。
 
 
 
【大哥的男人】 001
 
時值夏季,樹上的蟬嗚時有時無,斷斷續續演奏著大自然的樂章。
灼熱的陽光灑下,刺得龍介睜不開眼,他坐在木造的走廊上,望著清幽的日式庭園發呆;及腰的黑色長髮披散在肩上與身後,白玉般的肌膚自凌亂的浴衣袒露,左胸上的龍在飛翔。
好一個寧靜的午後,色彩豔麗的蝴蝶在花叢間嬉戲飛舞,卻有個粗重的喘息聲不斷在擾亂龍介的心思,他嫌惡地望向喘息聲的來源︱︱一名半禿,蓄著山羊鬍的老頭正在他的跨間忙呢!
老頭來回舔舐龍介的私處,邊用力摩擦自己的寶貝,忙得滿頭大汗。
龍介瞪了他一眼,又將視線投向庭園裡的彩蝶,好不容易覺得可稍微將煩人的喘息聲置之九霄雲外,卻赫然覺知粗糙的手指偷偷摸索至他的後庭,想竊進他的入口。
「混帳!」他抬腳將老頭踢開,提起隨身攜帶的刀。「說過幾次了?不准碰那個地方!」
老頭跪在地上,不住磕頭:「對、對不起!龍介,請原諒我!我太衝動了……」
「哼!」龍介放下刻著金龍的刀,啐道:「千葉治也,你貴為千葉組組長,也太不懂規矩了,契約上寫明不得以手指或生殖器插入我的身體!」
「我、我下次會注意……」這名被稱為千葉治也的老頭,前額已磕到紅腫,還不停地道歉。
龍介在他身邊蹲下,伸手抬起他的下巴:「這次原諒你,再有下次,就砍下你的雙手!」
「是、是,我會謹記在心!」千葉治也感激得快哭出來。
「不過,」龍介瞇著眼,瞄著千葉治也的下腹:「你現在這付德性,好像也沒辦法走出去?」
「沒關係,我自己來,我自己來!」千葉治也慌慌張張地握住自己的寶貝,想趕緊將欲望釋放出來。
「你別緊張。」龍介伸出右手,輕輕地握著他:「按照契約,我有義務讓你達到高潮。」
千葉治也滿臉欣喜地望著龍介秀麗的容貌,眼睛裡流露出令人作嘔的色欲。
「但是鬼鮫會那邊的喜照組,可就要麻煩你囉!」龍介的嘴角勾出邪邪的笑容。
「好、好,交給我,沒問題!」
龍介開始相當有技巧地撫摸著千葉治也的寶貝,讓這個年屆花甲的老頭兒氣喘如牛,斷斷續續發出難聽的呻吟,沒多久,便悶哼一聲,身子震了震,一股溫熱洩散而出。
「雅治!」龍介出聲使喚,和室門由內打開,一名樣貌與龍介略微相仿,但年紀較長的男子出現,望見龍介右手上稠黃的體液後愣了一下。
「看什麼?還不去拿手帕和熱水來!」龍介語氣不善,雅治連忙轉身離去。
千葉治也整理好衣服,滿臉舒坦地笑道:「龍介,你這右手實在厲害!沒幾下就替我弄出來了!」
「過獎。」龍介皮笑肉不笑地回答。
「真是可惜,若手指能如此靈活,那麼舌頭應該也很厲害吧?」不知是否解放完,膽子也大了起來,千葉治也竟開起不要命的玩笑。
龍介沒吭聲,左手將刀出了鞘。
刀光閃現,千葉治也背後立即涼了半截,說不出話來。
雅治端著熱水與手帕出現,仔細地為龍介清洗右手。
「千葉組長,」龍介斜睨綠著臉的老頭:「你別怕,我現在不會殺你,但奉勸你以後少跟我開那種玩笑,你的命就會長一點!現在,快滾出去做你該做的事吧!」
千葉治也起身連做了好幾個揖,才慌張地往後退出去。
「把水拿去水溝倒,別倒在花園裡,我可不想我房外的花叢喝著別人的骯髒體液長大。」龍介叮嚀著雅治:「還有,葬禮準備得怎麼樣了?」
「都差不多了,就差當天的酒宴會場廚師還沒決定。」
「為什麼?不是早就列出名單了嗎?」
「原本的廚師前幾天被鬼鮫會的人幹掉了。」
「可惡!」龍介撥了撥長髮:「總有一天我會殲滅鬼鮫那王八蛋!竟然收買火龍會的人背叛父親!」
「龍介,你確定真的要與鬼鮫會的人作對嗎?」雅治面露擔憂。
龍介瞟了他一眼,不屑地道:「誰允許你直呼我的名字?」
「我、我是你的……」
「閉嘴!」龍介怒道:「父親的遺囑既然任命我為繼承人,理當承襲他的遺志,鬼鮫會是火龍會的宿敵,自然免不了爭鬥。」
「可是……」
「別說了,去備車。」龍介起身,脫下浴衣,赤裸裸地走進室內:「這衣服沾到千葉老鬼的口水,我不要了,拿去燒罷!」
「備車要做什麼?」雅治收拾起浴衣,疑惑地問。
「用餐。」
「呃,大哥,我們已經為你備好餐了……」
「扔了,我要去外面吃。」
「……是。」
 
 
 
 
【大哥的男人】 002
 
龍介換上另一套純白的浴衣,束起長髮,坐進黑頭轎車裡。
加長型的黑色禮車後座有個如小套房般的空間,米白色的內裡一塵不染,顯然每天都有人仔細清掃,前、後各設有高級皮椅,上頭舖著舒服的毛皮座墊,車內一角設置有冰箱、酒櫃、液晶電視,實為極度奢華的享受。
涼爽的冷氣摻著令人心曠神怡的薰香,龍介閉著眼,抱著他心愛的武士刀休息。
他只是想出來透透氣,並非特別想前往哪裡用餐。今天一早就有兩個老頭滿臉色相地來找他,要他實踐契約上的內容,才肯心甘情願替他做事。若不是那份契約,他現在應該會是個純真快樂的國中生,而不是個得用身體作交換條件的黑道老大;儘管所有人都害怕他手上那把刀,卻也不放過任何能佔他便宜的機會。
坐在對面的雅治抱著喪葬事宜的資料,目不轉睛地盯著閉目養神的龍介。
「你幹什麼直瞪著我?」龍介發覺他的視線,一針見血地質問。
雅治剛想回答,手機鈴聲響起,他只好拿起來接聽。聽了一會兒,他轉頭對龍介道:「大哥,山田組組長想找你吃飯。」
「何時?」
「即刻。」
「地點呢?」
「御茶水附近的懷石料亭,他說已訂好廂房,請你務必露面。」
「哼……」龍介淺淺一笑:「又一個心懷不軌的傢伙。」
「那麼是去還是不去呢?」
「去。」龍介望向窗外:「飯還是得吃的,況且我也餓了,正好。」
 
 
山田組組長邀約的懷石料亭位於一條閑靜的小巷子裡,料亭佔地相當寬廣,大幅的庭園舖著假山水,石塊堆砌成池塘,池裡鮮彩肥碩的鯉魚正在爭奪甫扔下的糧食,灰色的石燈上佇著幾隻麻雀,悠閒地整理羽毛。
幾名芳齡女子梳著端莊的髮髻,身穿華麗的和服,站在料亭口歡迎他們。
這家料亭深受許多黑道老大青睞,經常有黑頭驕車出入,因此業者相當習慣,對龍介一行人並未投注訝異或恐懼的眼光,領著他們來到最裡頭的廂房。
拉開紙門,山田組組長與幾名部屬已在房內等候。
山田組組長︱︱山田豐是個年約五十歲的中年人,創立幾家證券公司,表面上是正當商人,私下卻是吸血的高利貸;掛著隸屬火龍會的名號,暗地卻經常收受其他幫派的金錢做事,可說是出名的牆頭草。但也因為他太有手腕,擁有黑白兩道的廣大人脈,許多大老得靠他打通關,故多半對他敢怒不敢言,也捨不得取他性命。
山田豐見龍介走進,臉上露出訝異之色。
「俗話說得好,歹竹出好筍,關東火龍會前任老大荒木龍之助貌醜如鬼,卻生了個俊俏兒子,這事兒人盡皆知。今日就近一瞧,果然驚為天人,但依我看來,除了俊俏之外,以妖豔的冰山美人來形容更為貼切。」山田豐呵呵笑道,揮手示意龍介坐他對面。
「山田組長突然約見,不會只是想看看我的相貌吧?」龍介面無表情地回應。
「我有好消息要透露給你。」山田豐拿起酒杯:「與鬼鮫會有關。」
「哦?」龍介略顯興趣:「請說。」
「在那之前,你是不是該先給我一些獎勵?」山田豐意有所指地道。
龍介沉默了一會兒,轉頭向雅治等人道:「你們先出去。」
「可是,大哥……」雅治面露不安。
「別擔心,山田組長是聰明人,相信不會亂來。」龍介拿起刀來晃了晃,暗示山田豐別妄動。
山田豐依然一付自在的態度。「不過是想請現任的荒木組組長履行契約罷了,你們這些下屬沒必要緊張吧?」
「你……!」火龍會裡隨行的成員聽出山田豐話裡的貶意,不禁動怒。
「行,你們退下吧!」龍介揮了揮手,聲音無比威嚴:「等我說好了才准再進來。」
火龍會成員乖乖退出廂房,房裡只剩龍介、山田豐、以及山田豐的兩名保鑣。
「龍介,你先來替我酙酒。」山田豐以指使的語氣道。
龍介咬了咬牙,沒法子,誰叫你資歷比人家淺?自然會被看扁。
他走至山田豐身邊,拿起酒壺來為他倒酒,彎身時,寬鬆的衣襟自然垂開,雪般白的胸膛若隱若現。山田豐問也不問,直接伸手往龍介浴衣裡探,順勢將他推倒在草香撲鼻的榻榻米上。
「山田組長,可以請你的保鑣也離開嗎?」龍介臉色有點不悅:「我不習慣有別人在場。」
「可是我習慣,」山田豐露出淫穢的笑容:「而且我喜歡有人在旁邊看。」
龍介在心底暗啐眼前的變態,山田豐已迅速褪去他的衣裳,欣賞著他的胴體。
「你究竟幾歲啊?」山田豐揉捏著龍介胸前的突起,邊好奇地問。
「你說呢?」龍介撥著長髮,忍耐著胸脯傳來的疼痛。
「若照傳言,你應該還是個國中生,不是嗎?」山田豐將手下移,玩弄著龍介私處的毛髮。「所以應該不會超過十五歲吧?」
「你對我還瞭解得真多。」龍介笑道:「我剛滿十三歲。」
「難怪……」山田豐握住龍介的分身:「摸起來還這麼稚嫩。」
他拿過溫熱的酒,倒在龍介下腹與私處,再以舌頭舔著未成年的肌膚。酒透過私處,傳來微微的刺痛感,儘管不舒服,表面仍需佯裝得享受。山田豐得寸進尺,拿起餐點中綿密的魚豆腐來抹在龍介身上,再緩緩地品嘗,契約上並未提及這是否違反規定,龍介也只好默默忍受。
正當山田豐開始吸吮龍介的分身時,紙門被拉開,一名男子端著一只砂鍋走進來,望見地上全裸的龍介與山田豐,不禁愣了一愣。
龍介望了那名男子一眼,他穿著料理師傅的白色服裝,頭上綁著白毛巾,下巴有許多未剃乾淨的鬍渣,骨感的臉上掛著粗濃的横眉,左側臉有道起自額頭,止於顴骨附近的刀疤,再加上虎背熊腰的體形,不像料理師傅,反而像摔角選手或地痞流氓。
「不好意思,」男子將砂鍋放下:「上菜,京都豆腐。」
山田豐微怒地瞪著那名男子:「還不快滾下去!」
「兩位,這裡是用餐的地方。」男子手叉著腰,沒有離去的意思:「不是調情的地方,更不是性交的場所。」
「你竟敢這樣對我說話?」山田豐臉紅脖子粗地道:「我可是山田組組長,而這位是關東火龍會會長,同時也是荒木組組長!」
「對不起,你說的玩意兒我都沒聽過。」男子聳聳肩,望著龍介:「小朋友,請把衣服穿好,然後把你的小弟弟收起來,別讓色阿伯亂舔!」
這傢伙不但不要命,用字遣詞還粗俗得很!
龍介心裡如此想著,紅著臉坐起身子,拉好自己的衣服。
「你……你……」山田豐指著男子,氣得渾身發抖:「混哪兒的?報上名來!」
「我叫鮫島諒,是這家料亭的新進師傅!」男子理直氣壯地道:「你肚子餓就乖乖吃我為你們煮的菜,性饑渴就滾回你家床上,不要在這裡玷污我的料理,竟然拿我的料理開玩笑!」他蹲下來,自懷裡掏出布為龍介擦拭身體。
「喂……」龍介板著臉:「你這是抹布吧?」
「我進來之前有將它擰乾淨,沒問題的!」這名自稱鮫島諒的師傅完全無視氣到快炸開的山田豐,自顧自地抓起龍介的分身,將殘留在上頭的酒、豆腐渣什麼的都清乾淨,還一邊碎碎念:「小弟弟不可以這樣玩,會生病的!萬一感染細菌怎麼辦?」
龍介有點傻眼地望著鮫島諒,不知該說什麼。
清理完後,鮫島諒順便替龍介把衣服整理好。山田豐終於爆發,呼喝兩名保鑣掏槍,打算殺了這名亂入的料理師傅洩憤。
「等等!」龍介舉起手,冷靜地道:「山田組長,不如我們今天純吃飯、談談公事就好。」
「誰跟你純吃飯!」山田豐怒氣攻心,講話聲變大,並搶過保鑣的槍來指著鮫島諒。「我要斃了這王八蛋!」
「山田組長,」龍介露出迷人的微笑:「我想他是無心的,看在我的面子上,請你暫且饒過他,改天我親自前往你的住所,讓你享用我的身體,如何?」
「哦?那你能讓我享用到什麼程度?」山田豐不愧是奸商,立即想坐地起價。
「契約上明定了不能進入我的身體……但是,我可以用嘴巴和舌頭為你服務哦!」龍介挑逗地舔著嘴唇,勾魂的眼神讓山田豐心神蕩漾了起來。
「好,好,好!」山田豐收起手槍,指著鮫島諒的鼻子:「看在龍介的份上,我今天先饒過你,至於以後,你走著瞧,這筆帳我會慢慢跟你算!」
山田豐招手,身後的保鑣隨他一同走了出去;火龍會的成員見山田組離開,便跑了進來。
「大哥?沒事吧?」雅治率先提問。
「沒事。」龍介撥撥頭髮,坐在桌旁,重新拿起筷子:「你們出去吧!我想獨自用餐。」
大夥兒站著,有些不知所措,龍介皺起眉喝道:「出去!」
被這麼一喝,一夥人只好又摸著鼻子默默離去,剩鮫島諒與龍介待在廂房裡。
 
 
 
【大哥的男人】 003
 
龍介拿起湯匙,舀了些剛上桌的京都豆腐到碗裡,正要品嘗時,發現鮫島諒還一直坐在對面盯著他看。
「不是說了,我要獨自用餐嗎?」龍介抬起頭來瞪著他:「你坐在這裡幹什麼?」
「小朋友,你應該要趕快回家洗澡,而不是坐在這裡吃東西。」鮫島諒用老爸對兒子的口氣道。
「為什麼?」
鮫島諒一本正經地道:「剛才那個變態大叔把魚豆腐抹在你小弟弟上,雖然我擦乾淨了,但你還是該去洗一下澡比較好,不然萬一有渣渣卡進包皮裡,會爛掉……」
銀光一閃,亮晃晃的刀已然擱在鮫島諒的脖子上,但他仍舊穩如泰山,眼睛連眨也沒眨過。
「你一向都這麼多話嗎?」龍介寒著臉,左手加了力道,一絲赤紅的血自鮫島諒脖子淌下。
「我是為你好。」鮫島諒伸手捏住刀刃,未流露出任何恐懼,開始欣賞起龍介的刀,顧左右而言他:「這把刀很美,有名字嗎?」
「有。」
「是什麼?」
「火龍。」
「嗯,好名字。」
「可不可以請你出去?」龍介的語氣變得緩和些,但仍是冷冰冰的。
「好吧!」鮫島諒起身:「那你慢慢吃。」
龍介沒再搭理他,自顧自地吃起東西。
 
 
終於可以獨自靜靜地吃東西了,雖然私處偶而仍透著微微的刺痛︱︱都是那該死的酒害的!只好盡量什麼都不想,悶著品嘗滿桌的懷石料理。那鍋京都豆腐的味道很鮮美,口齒留香,他連吃了好幾碗。
「沒想到那傢伙看來一付大老粗,手藝竟然這麼好……」龍介正自言自語,突然又有人粗魯地拉開紙門衝進來。
轉頭一看,是鮫島諒!
守在外頭的火龍會成員攔不住身形高大的他,硬是被他闖起來。
「你又有何貴幹?」龍介沒好氣地站起來,將手臂交叉在胸前。
「上菜!」鮫島諒笑嘻嘻地,定睛瞧才發現他手上捧著頗大的一只鍋。
「你放著就好,然後滾出去!」龍介顯然不買他笑臉的帳,甚至有被激怒的感覺。
「不行!」鮫島諒拒絕的很乾脆:「這道菜一定要師傅在旁邊教你怎麼吃,才能體會什麼叫美食

幸福麵包坊(思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