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了是要慶祝民國100年嘛,

100這數字分開看不正是一攻二受嗎?XD

所以諒叔和龍介又現身囉!

這回要帶給大家的是色色的3P文~

話說走了好長一段時間的清水路線,

難得出現一篇肉肉文,

希望在一年的開始能讓大家精神為之振奮吧!^___^

 

本文亦發表於鮮網專欄【幸福麵包坊】

http://64.124.54.124/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133283&page=102182173

***********************************************************************

100年賀文

【諒叔的春夢】

 

還記得夢春沉香嗎?曾經讓年僅十三歲的龍介做了詭異春夢的迷魂香,竟夢到自己與兩位雙胞胎哥哥發生肉體關係。當時龍介紅著臉,匆匆忙忙地把剩餘的香扔進木盒裡,用膠帶綑好幾圈後才收起來。後來諒當然發現了,瞧見香被用過,就知道肯定是龍介的傑作,忍不住念了龍介幾句,後來見小臉蛋鼓脹著,又紅得同日本國旗般,看在眼裡怪可憐的,也就不再追究。將被膠帶貼得黏答答的木盒丟棄,換了個一般裝線香用的木盒來存放夢春沉香。

 

就這樣過了八年,兩人都忘記這盒線香的存在,前年大掃除時甚至忽略它的恐怖力量,直接將它與其他線香混在一起,收到壁櫥裡去。直到今年跨年夜,諒悠哉游哉地舖好床,窩在棉被裡看著紅白歌合戰;中場休息時,龍介興致勃勃地提著新買的沐浴乳去洗澡,離開房間前突然興起地對諒說:「點個薰香吧!大過年的,房裡頭香一點才有好兆頭。」

 

龍介要求,諒自然照辦,打開壁櫥順手挑盒線香,以火柴燃著後放入薰香用的小豬香爐裡。

 

等聞到詭譎的甜味,驚覺事情不對勁時,已來不及了。

 

「糟……這不是夢春沉香嗎?怎麼會這麼粗心的和其他線香混在一起……」甚至連詫異的驚嘆都未曾說完,諒已覺得頭重起來,意識陷入模糊狀態,視線矇矇矓矓地……

 

 

 

些微刺鼻的藥水味忽然取代了甜味,諒睜開眼,發覺他已不在龍介房裡,而是待在一間醫務室中,四周是白色的牆,窗上掛著白色窗簾,前方則是張白色的病床,旁邊的櫃子裡擺著許多瓶瓶罐罐,裝有各式各樣的藥物。低頭,諒發現自己穿著醫師白袍,坐在偌大的辦公桌旁,儼然一付醫生樣。

 

「這怎麼回事啊?」

 

還在摸不著頭緒,傳來幾聲扣門響,醫務室門打開,龍介穿著寬鬆的病人服出現,一臉惶恐不安,縮著身子站在門口,像是不太想過來。

 

重點是,那是十三歲的龍介,瘦瘦小小地。

 

「哎呀,怎麼會遇見十三歲的龍介呢?」雖然疑惑,諒還是露出微笑,假裝自己是保健室裡的醫生,對小龍介招招手:「來,過來,不用怕。」

 

小龍介還在遲疑,咬著手指不肯前進,轉頭望了望門口,只見他身後出現一名護士,但……那位護士竟然也是龍介!是二十一歲的龍介!而且頭髮於後腦杓處盤成髮髻,頭頂戴著白色護士帽,身穿超短的迷你裙護士服,線條美麗的大腿有一半露在外頭,看得諒春心大動、口水直流,差點想衝上去撲倒他。

 

「來,別怕,醫生叔叔很溫柔的。」護士樣的大龍介摸摸小龍介的頭,放柔音調地說:「乖,過去讓醫生叔叔看看。」

 

「對啊,來,告訴醫生叔叔你有哪裡不舒服。」諒附和地道,小龍介總於肯移動腳步,走到他面前的椅子坐下,嘟著嘴,無辜地睜著大眼盯著他。

 

「來,小龍介,你哪裡不舒服?」諒又問。

 

小龍介眨眨眼,咬咬唇,又搖搖頭,說:「不知道。」

 

「不知道啊?」諒抓抓頭,尷尬地笑:「那怎麼辦才好呢?」

 

「醫生,不如做個全身檢查吧!」大龍介建議,又拍拍小龍介的肩膀。「來,把衣服脫掉,讓醫生叔叔幫你看看。」

 

「哦!」小龍介乖乖地點頭,開始解開上衣的鈕扣,白皙的胸膛若隱若現,諒開始覺得唾液的分泌多了起來,忍不住嚥著口水。

 

才一轉眼,衣褲皆已褪下,小龍介問:「內褲也要嗎?」

 

「不不不,不用、不用。」諒連忙揮手阻止--最後一件,當然要由他來脫才可以啊!他敞開雙臂,對小龍介說:「來,過來醫生叔叔這裡。」

 

小龍介有點擔心,頓了一會兒,才往諒走來,卻自個兒爬到他的大腿上跨坐,仰頭與他對望,天真地問:「這樣可以嗎?」

 

「可……可以……」

 

碰!給小龍介這麼一望,諒的頭炸開一個大洞,理智全飛到九霄雲外去;大腿上暖呼呼的小龍介看似天真、無邪、微懼,卻又流露出似有若無的勾引,牢牢綑住他的心,點燃滿腔慾火

 

「醫生叔叔,你不舒服嗎?」小龍介掀著紅嫩的嘴唇問。

 

諒連忙擦擦額上冒出的汗水,打哈哈地道:「不,我好得很、我好得很!」

 

才剛說完這句話,小龍介已伸手環住諒,衝著他的唇吻了上去,溫潤的舌冷不防地探入,諒早已無法思考眼前的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只能任憑原始的本能領導他前進。他回擁小龍介,吻得更深入,極其自然地在纖瘦的身子上摸索。

 

當諒將頭埋在小龍介頸窩裡時,小龍介發出呻吟:「啊,醫生叔叔,我的身體變得怪怪的。」

 

「哪裡怪?」

 

「全身都變好熱好熱……」

 

「哦哦,那可能是感冒、發燒囉!」諒開玩笑地扯著小龍介的內褲:「來,把小褲褲脫掉,醫生叔叔幫你打針。」

 

「打針?」小龍介驚呼:「我不要!」

 

「乖,醫生叔叔幫你打的,是可以很舒服的針。」諒隔著內褲愛撫小龍介的敏感處,獲悉薄薄布料包覆著的分身已微微勃起,於是他又故意道:「瞧,你這裡變得硬硬的,這樣不正常,醫生叔叔會讓你很舒服,才會恢復正常喲!」

 

小龍介似乎半信半疑:「真的嗎?」

 

「真的啊!」諒拉開自己的褲鏈,已充滿慾望的壯碩分身彈躍而出,昂首站得直挺。「來,這就是醫生叔叔的針筒。」

 

小龍介被突然現身的龐然大物給嚇了一跳,用力搖頭:「啊,好可怕,醫生叔叔的針筒好可怕,我不要打針啦!」

 

「傻孩子,一點都不可怕的。」扮演護士的大龍介靠過來,蹲在兩人旁邊,他笑著拉起小龍介的手,放到諒的分身上。「摸摸看,是不是熱熱的,很舒服?」

 

「嗯。」小龍介點點頭。

 

「而且啊,」大龍介將頭探進諒與小龍介之間的空隙,伸舌在諒的分身接連舔弄幾下,又轉頭對小龍介說:「醫生叔叔的針筒不但不恐怖,還很好吃哦!」

 

「真的嗎?」

 

「真的啊,你舔舔看。」

 

在大龍介的示範下,小龍介不疑有他,雙手捧住諒的分身,彎下腰來含住前端,輕舔細吮,諒忍不住發出讚嘆,享受著唇舌帶來的歡愉。哄完小龍介品嘗諒的滋味,大龍介起身繞到小龍介後面,趁他彎著身子翹著腳,順勢將他僅剩的內褲脫下,還不知從哪兒變出一罐潤滑液,幫小龍介塗抹起來。準備工作就緒後,他向諒比出「OK」的手勢,然後輕拍小龍介的屁股,道:「乖孩子,打針囉!」

 

小龍介彷彿受到催眠般,溫馴地抬起頭,嘴角沾滿唾液與諒的體液,更添幾分淫魅。

 

「要怎麼打?」小龍介問。

 

諒笑而不答,分開小龍介的大腿,手穿過他的膝蓋底下,將他整個人抬起,對準深不見底的密祕花園,將巨大的針筒滑入體內,一推到底。

 

「呀啊……」輕微的疼痛令小龍介邊掙扎邊大叫,但諒已開始動作,於秘徑裡來回進退,火熱的內壁緊緊包覆他,每一次運動都會引發洶湧的欣快感,令他更捨不得須臾的停歇。

 

醫務室裡頓時被熾烈的慾火吞沒,風光婍妮,各個角落皆染上誘惑的色彩。很快地,體貼的諒發現大龍介倚著病床床緣,默默地看著他倆緾綿,孤單單的竟有幾分可憐,於是他開口問:「你呢?怎麼辦?」

 

大龍介咯咯輕笑,指著欲仙欲死到已無視周遭環境的小龍介說:「你先替他打完這一劑針再說吧!」

 

「就這樣叫你杵在旁邊看挺不好意思的,不如……一起來如何?」

 

「我又沒生病,哪需要打針。」

 

「嘴硬,你底下跟小龍介患了同樣的病喲,還敢說!」諒以下巴示意大龍介往下看,果然,有些緊身的迷你裙護士裝已被焚燃而挺的熱火給撐起一塊,顯得相當突兀,看得大龍介面紅耳赤起來。

 

諒停下動作,單手將小龍介抱起,失去快樂泉源,小龍介緊摟住諒的脖子不放,啃啃咬咬,邊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音,像是在要求快點重新開始。諒起身走向大龍介,低頭在他耳邊呼口氣,呢喃道:「親愛的,趴到床上去,讓醫生叔叔同時為你們倆打針。」

 

大龍介聽話地往床上趴,雙腳還站立於地面;諒先解下他的髮髻,黑髮如瀑般散舖於床,透出清雅髮香,飄進鼻裡,諒只覺得戰力又更上一層。伸手,他拉高大龍介的迷你裙,扯下純白的底褲,將潤滑液直接往臀丘間的深谷倒,大龍介震了震,輕吟:「嗯啊……」

 

諒滿意地笑,用腳將大龍介的腿往左右踢開些許,握住自己灼熱的分身,稍微曲膝,緩緩進入大龍介臀丘深處的神秘花園,隨著他的推進,大龍介斷斷續續地吟呵,雙手逐漸抓緊床單。

 

「醫生叔叔,我也要啦!」小龍介搥打諒的胸膛,抗議地道。於是諒小心地將他放下,讓他肚皮朝上地躺在大龍介背上。

 

「大龍介,會不會太重?」諒溫柔地詢問。

 

大龍介留戀著諒存在於他體內的溫度,聲音飄飄然地回答:「不會……」

 

「很好。」諒一邊與大龍介廝磨,一邊抓住小龍介的腳踝,往左右用力分開,方才被進入過的後穴顯得有些紅腫,但溼潤依舊,微微顫動地呼喚他歸返。

 

私處被看個精光,小龍介忍不住遮著臉,嘴裡卻說出了真心話:「醫生叔叔,快一點嘛!」

 

「好、好,我來了。」甫說完,諒退出大龍介的身體,站直,不偏不倚恰巧能刺入小龍介空候已久的秘境,迅速深淺不一地探索起來。被壓在最底下的大龍介明白諒正在「服務」小龍介,他倒不吵不鬧,兀自伸手撫慰自己的分身,耐心等待諒再度光臨。

 

仗著一身好體力,諒周旋於兩人之間,欣賞著小龍介紅撲撲的臉龐,聆聽著由大、小龍介的呻吟交織而成的快感交響曲,循著三人共譜的節奏與規律,進退自如,偶而還能撥空揉捏一下小龍介粉嫩的分身,或把玩大龍介成熟的玉柱,景象和樂融融,置身其中的人各個都不亦樂乎!

 

樂曲走到最終章,小龍介率先達到頂點,當諒還在他體內時,一股清白自幼小的分身湧出;此時,諒也感覺自己已到極限,趕緊抽換對象,果然進退不到數回,慾望放肆地傾洩於大龍介的花園裡,而大龍介亦於同時釋出,灑了一地白露。

 

傾刻間,房裡僅剩粗重的喘息聲迴盪不絕。

 

諒看著大龍介與小龍介軟綿綿地癱在床上,心滿意足,正當他要為此番豐功偉業大聲喝采之際,腹部陡然傳來劇痛,疼得他彎腰哀嚎。

 

「好痛!」

 

不過一眨眼間,卻見到龍介成熟的臉正由上往下地瞪著他;轉轉眼珠子,發覺又回到龍介房裡了。

 

「你這王八羔子!」龍介狠狠地往諒的肚子上踹,疼得諒又縮起來,耳裡聽到的是龍介的斥罵:「我叫你點薰香,不是叫你點夢春沉香!竟趁我去洗澡時玩自己,怎麼?嫌棄我嗎?」

 

玩自己?諒低頭瞧,果然他還握著自己的寶貝呢!連忙解釋:「哎喲,這完全是個誤會,所有的香都混在一起了,我一時間沒分辨清楚,點下去嗅到味道才發覺糟糕,但已來不及……」

 

「你這白痴!」龍介拔出火龍,怒問:「說!你夢到跟誰了?做得可開心啦?是不是跟哪個女人?」

 

「不不不,龍介,你誤會了!」諒將衣服拉好,遮掩住重要部位,正襟危坐地將方才的春夢巨細靡遺地述說一遍,龍介是愈聽愈臉紅,他試過夢春沉香,自然曉得那香所引發的效果有多令人難以想像。

 

「沒想到你心裡潛藏著這種慾望!」龍介收劍入鞘,怒氣顯然已緩和下來,他瞇起眼睛道:「醫生啊?護士啊?還一次玩兩個我……」停頓一會兒,他捉狹地問:「你倒說說,夢裡頭的大龍介和小龍介,哪一個比較棒啊?」

 

「這問題還用問嗎?」諒聳聳肩膀,像是覺得龍介問了個怪問題。「當然是現在在我眼前的龍介最棒啊!」

 

明知道諒有意討他歡心,龍介還是禁不住心花怒放,他盤腿坐到諒面前,摸著諒下巴的鬍渣,挑逗地問:「哪裡棒啊?」

 

這回輪到諒瞇起眼,直接把手伸進龍介半敞開著的下襬,探入底褲中,握住龍根,道:「當然是這兒,和藏在後頭的花園兒最棒。」

 

「哦……?」龍介一邊沉浸於諒的撫弄,一邊還在勾引。「有多棒呢?」

 

「關於這個問題……」諒將龍介的手拉來放在自己的分身上。「恐怕要問這位小兄弟囉!」

 

「是嗎?」龍介呵呵地笑,也把玩起諒的寶貝。「那我們就來問問他吧!」

 

「好哇!」

 

兩人相擁著躺進被窩裡翻雲覆雨,熾熱的程度全然不輸給諒的春夢。是,夢裡同時逗弄兩個龍介是很好玩,但真要比,諒還是覺得現實中這個平時恰北北,床上火辣辣的龍介最可愛了!因為,完全無法預測下一刻他會用什麼驚人的方式來表達對你的愛哩。

 

 

 

 

 

 

 

 

 

(賀文完)

 

*******************************************************************

 

諒叔和龍介依舊是愛得火熱啊!

充滿幸福甜蜜的一對,

希望他們的幸福也能傳遞給每個人,

祝福大家未來一年都能平安快樂喲!

幸福麵包坊(思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