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幸福麵包坊~
歡迎留言與分享、引用文章,
一起享受幸福!

黑天使傳說-廣告用圖.jpg

 

書名:黑天使傳說

作者:黑崎翔

出版社:幸福麵包坊

出版日期:2011年02月

頁數:200

定價:250

ISBN978-986-84270-8-2

 

本書將於CWT27首販

攤位:幸福麵包坊

號碼:2/12(六)台大體育館1樓Q53Q54

   2/13(日)台大體育館1樓Q49Q50

歡迎至攤位上參觀選購喲!^___^

 

~黑崎翔首部非耽美作品,為您獻上灰色的末日傳說~

 

人性,會醜惡到什麼地步?

罪惡,要到何時才會停止?

 

西元二○五○年,地球上的可用能源終於用罄,人類為了生存開始互相殘殺,終至引發核戰,文明全毀,地球化做死城。儘管如此,多少有些人逃過一劫,從恐怖的核武戰爭中生還。後來,倖存者之間漸漸流傳出一個傳說,認為這些災禍係由撒旦派來的黑天使引起,且祂躲在地球某處持續散發負面能量,帶給人類無止盡的苦難!為了拯救地球,因核輻射造成突變而擁有不死身的庫飛爾決定找出黑天使並將其打倒,卻怎麼也沒想到歷經艱辛途程,最後等著他的,卻是醜惡的人性與殘酷的事實……

 

 

 

【試閱】

序曲

雪白的浮雲堆疊於蔚藍的天際,涼風摻著青草香,飄入微開的窗戶裡,強褓中的嬰兒躺在床上,正沉浸於酣甜的夢鄉。窗外傳來嬉鬧聲,年約五歲的男孩與父親在庭院裡邊丟飛盤邊聊天。

槍聲突然響起,男孩的父親應聲倒地,鮮血自太陽穴附近汨汨流出。

多名穿著軍服的人闖進庭院裡,男孩驚恐地望著他們手上的槍械。

「屋裡應該沒有人了吧?」

「沒有。」

「這個小孩怎麼辦?」

「抓回去當實驗品吧!」

男孩轉身想逃,立即被槍托敲中後腦勺,不省人事。

軍人們將男孩裝進麻布袋,扛上庭院外的軍事用車,揚長而去。

微風輕吹到嬰兒的床邊,青草香猶在,但嬉鬧聲已然消逝。

 

 

 

一、沙漠

左手臂隱隱作痛。

「庫飛爾,醒一醒!」嬌柔的女孩聲傳來。

淺淺的睡眠狀態褪去,庫飛爾張開雙眼,見到蒂兒睜著圓亮的眸子望著他。

「有什麼事嗎?」庫飛爾的聲音還混著濃厚的睡意。

「諾亞斯他們出去好久了,一直都沒有回來,會不會出事了?」

「嗯……」庫飛爾將黑色的長髮束到背後,套上破爛的衣服,起身撥開帳篷,赤熱的風從外頭吹進來。

篷外是一望無際的沙漠,四處寸草不生,幾無生物活動的跡象,挾帶著黃沙的風讓視野所及處矇矇矓矓的,除了土礫磨擦的唏嗦聲外,沒有其他聲響,荒涼得很。

抬頭,沒有陽光與蔚藍的天空,陰沉沉的芎蒼籠罩荒無的沙漠。

已經多久沒見過太陽了?這個問題庫飛爾連想都不願再去想,反正是人類自作自受的結果。

他走出帳篷,左手臂的痛楚赫然轉為劇烈的疼痛,恍若千萬支針同時向他戳刺而來。他本能地用右手抓緊左臂,手指深陷入肌肉中,像是這麼做就能減輕痛苦。

「庫飛爾,你還好嗎?」蒂兒跑到他身邊,面容寫滿擔憂。

「沒事,只是……」

「手臂又痛了嗎?」

「嗯,老毛病了,忍耐一下就好。」

「我幫你冰敷吧!」

「妳腦袋壞啦?這兒哪來的冰?」

「啊……」

「放心,沒事的。」

「可是、可是……」蒂兒還想說什麼,庫飛爾伸手摸摸她的頭,表達自己的謝意後便往前走去。

庫飛爾明白左手臂的狀況一天比一天惡劣,肌肉組織的萎縮與潰爛是遲早的事;但至少現在還擁有痛覺,表示神經尚未壞死,手也還能活動。唯獨皮膚外觀早已慘不忍睹,任誰看了都會作嘔。

人類的皮膚是很有趣的構造,薄薄一層,容易受傷害,卻又不能失去,一旦失去看似毫無作用的外表,底下的肌肉就會陷入危機,除了隨時會受細菌或髒污侵襲,水份更會以極快的速率自人體蒸發、消逝,原本飽滿的肌肉將乾癟如枯木,人則脫水而亡。為了保存剩餘的皮膚及減少感染的可能性,庫飛爾總用繃帶將左手臂緊緊紮纏。然而日子一久,多少仍有些血液與淡黃色的組織液滲出,襯得繃帶更加令人怵目驚心。

為什麼會這樣?

這是每個倖存者都想問的問題。

相信沒有人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吧!

要是早知道……庫飛爾無奈地笑,千金難買早知道啊!要是早知道,人類就該在還有得挽回之際節省能源;要是早知道,人類就不該彼此鬥爭;要是早知道,人類就不該發展核武;要是早知道……

風止息,沙漠回歸平靜,塵土安穩地臥於大地。

手臂的痛楚也逐漸褪去。

遠端有一高一矮的人影映入眼簾。

「諾亞斯!拜森!」蒂兒揮舞雙手往前跑去。

「蒂兒!庫飛爾!」身材魁梧的諾亞斯伸出粗壯的手臂,拉下原本包在頭上的白色頭巾來朝他們揮手,令本就不高的拜森在他身邊顯得更加矮小。

重逢的舞台尚未演完,腳底忽然傳來一陣輕微的震動,庫飛爾心裡閃過不對勁的感覺,於是他一把拎起身形嬌小的蒂兒向上飛躍。

地底傳出沙啞且怪異的吼聲,庫飛爾與蒂兒下方隆起大土丘,龐大的怪物竄出地面,襲擊空中的兩人。

才十五歲的蒂兒雖然驚慌,卻沒發出任何尖叫,只緊緊抱著庫飛爾的腰。庫飛爾凌空轉了一圈,狠狠賞給往他們襲來的怪物一腿,怪物給踢得往後翻;他趁機利用反作用力退避,落地後再蹬足,將他們與怪物之間的距離拉得更開。

怪物翻倒在地,這才讓人看清是隻巨型的蠍子,長達十餘米的尾端加上前方如刀般銳利的螫足,駭人之至。

「庫飛爾、蒂兒,你們沒事吧?」諾亞斯與拜森急匆匆地跑過來。

庫飛爾輕描淡寫地搖搖頭。                                     

「嚇死人了!喂!快說說你們有了什麼新發現?」蒂兒又叫又跳地道。

「在往東北約六十五公里的地方……」諾亞斯才講了一半,赫然被庫飛爾伸手推開。正當大夥兒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時,庫飛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掠過所有人,卻見原來是方才的巨蠍怪物又轉過頭來對付他們了。

庫飛爾舉起自製的槍枝朝蠍頭連開四、五槍,牠硬如鋼鐵的外殼絲毫無受損的跡象,反倒發出豬嗥般的怒吼,體表豎起密密麻麻數不清的刺;牠高舉尾足,伸出銳利、略呈倒鉤狀的尖刺,末端懸著晶瑩剔透,鑽石般亮麗,但卻能取人性命於傾刻的毒液。

看樣子槍擊似乎令牠氣極了,狠狠地把尾刺戳向庫飛爾。庫飛爾敏捷地往前一翻,伸腳踏住蠍尾,隨擺動躍至更高的天際。

怪蠍的怒氣彷彿較之前更甚,牠震了震身子,體表的小針遂脫離外殼,射向尚未著陸的庫飛爾。

拜森看情勢不對勁,連忙喝道:「拿火箭炮來!」

諾亞斯與蒂兒立即衝回帳篷,才抬起沉重的炮筒,便聽到叫人寒毛直豎的哀嚎伴隨許多重物墜地的聲音。

「庫飛爾!」蒂兒忍住差點奪眶而出的眼淚,顧不得手中的炮彈有多沉,擁在懷裡就奔。

出了帳篷,她立即傻眼︱︱怪異的巨蠍已然斷成好幾截,徒剩頭部還在微微顫抖。庫飛爾佇立在旁,手中握著把相當巨大的劍。

那是把非常粗糙的劍,長約二米,寬約五十公分,劍身有多處銹蝕的痕跡,尾端較細的地方則用布條層層包裏起來以便抓握。外觀既笨又沉重的巨劍在庫飛爾手裡卻輕如木棍般地甩動,起落之間,怪蠍堅硬的外殼如泥般被削開,成了地上的碎屍塊。

拜森拿出身上的皮水壺,呈裝蠍尾流出來的毒液。

「你在做什麼?」蒂兒疑惑地望著拜森。

「這個或許能拿來治療庫飛爾的手臂。」

「你是說蠍子的毒液?」

「是的。」

蒂兒看到拜森抓起蠍尾的尖刺,將毒液擠出來。

「好噁心!那不是有毒嗎?為什麼可以用來治療?」

「蠍的毒液可由特殊方法來提煉出某種元素,可治療因輻射而受創的傷。」

「我們有工具能提煉嗎?」

「有。」拜森從背袋裡掏出一個形狀怪異的壺。

「打哪兒來的怪東西?」庫飛爾眼睛發亮。

「在六十五公里外的小城鎮。」

「小城鎮?你說小城鎮?」蒂兒臉上寫臉不相信。

「沒錯,確實是一座小城鎮。」諾亞斯拍著蒂兒的肩膀。「守衛森嚴,外牆上還有許多炮口。」

一聽到「炮口」二字,庫飛爾露出嫌惡的眼神,他悻然地道:「人類……都已經落到這種地步了,還不忘互相殘殺。」

「就算有炮口,也不見得是拿來攻擊用的啊!」諾亞斯看出庫飛爾正在進行不可收拾的腹誹,便嘗試轉移話題。「進帳篷裡再說吧!前方可能又有場沙塵暴要來。」

風呼嘯著,諾亞斯的判斷沒錯,沙漠上又起了沙塵暴。四人坐在偌大的帳蓬裡,拜森將透明的毒液倒入壺裡,燃著爐火,咕嚕燒了起來。

「你們發現了一個城鎮?」庫飛爾拿出袋裡私釀的酒來倒給每個人。

「嗯。」諾亞斯接過酒杯。「雖然不怎麼大,但初估應該有上百人吧!」

「外觀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這個嘛……我倒是沒發現。」諾亞斯摸著臉上的鬍渣,轉頭望向拜森。「你有感到什麼不尋常的地方嗎?」

拜森有雙充滿睿智的眼睛,向來沉默寡言的他搓著鷹勾鼻,想了想,說:「異常倒不至於,但城上掛著一只圖案很特別的旗。」

「特別?」蒂兒眨了眨眼。

「看起來很像一顆長了翅膀的眼睛。」

「長翅膀的眼睛?什麼意思?」蒂兒問。

「圖中央是一顆眼珠,眼珠左右各有片彷彿正在展翼的翅膀。」拜森邊說邊用手比劃。

蒂兒點點頭,但臉上的表情仍是不解多於明白。

她將視線投向庫飛爾,卻見他眉頭緊皺,神色凝重。

「你們沒進去城裡吧?」庫飛爾忽然問。

「沒有,這怪壺是在城附近的垃圾棄置場找到的。」拜森回答。

「怎麼了?那座城有什麼古怪嗎?」諾亞斯道。

「嗯……」庫飛爾撐著下巴,俊美的容貌浮上一絲不安。「由旗上的圖案來判斷,那座城很可能是『神侍者』的基地之一。」

一聽到「神侍者」,其餘三人都倒抽了一口氣。

「你見過神侍者?」蒂兒對庫飛爾說:「不然怎麼會曉得那圖案和他們有關?」

「對哦!蒂兒和我們才認識沒多久,所以對庫飛爾的事還不是那麼瞭解。」諾亞斯拍了頭一下。

「那太可惜了!」拜森調整著爐子的位置。「妳錯過世上最精彩的故事了。」

「欸?真的嗎?」蒂兒烏黑的眸子散發出好奇的光芒,直射至庫飛爾身上,令他感到頗為不自在。

「真的!」諾亞斯拍著厚實的胸膛道,臉上的皺紋因笑開而加深:「我向妳保證!」

「聽了肯定永生難忘!」拜森又加上一句。

「哇!快說給我聽,說給我聽嘛!」

「那不叫精彩,是悲慘。」庫飛爾沉聲道:「若你們所發現的城市真的屬於神侍者,相信必能尋獲關於黑天使的線索。」

拜森聽出庫飛爾不想談自己的過去,便隨他轉了話題。「會不會神侍者已找到黑天使,所以才在那兒定居?」

「很有可能。」庫飛爾凝視舞動的爐火,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喂!別扯開話題,我要聽庫飛爾的……哎喲!」蒂兒被諾亞斯以手肘撞了一下,又見到庫飛爾別過臉去,恍然明白無需再多問。

沉默了好一會兒,拜森弄滅爐火,將變濃稠的蛇毒倒入馬克杯內,開始迅速地攪動。正如它主人的醜陋外貌般,散發出來的味道也很糟,與腐爛的屍臭味沒有兩樣。

「差不多了。」拜森抬頭望了庫飛爾一眼。

「蒂兒,」諾亞斯拍了拍蒂兒的肩膀。「我們出去吧!」

蒂兒向庫飛爾望去,卻見他露出淡淡的微笑道:「這樣對妳比較好。」

於是蒂兒乖乖地與諾亞斯離去。她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也清楚庫飛爾的用意。

髒污的繃帶、血肉模糊的手臂、腐肉發出的惡臭、殘存的神經無情地傳導劇烈的疼痛……

庫飛爾總是面不改色地承受一切。雖然他經常擺著冰冷的臉孔,心仍保有溫柔與善良,才會不希望她因看見血淋淋的場面而做惡夢。

踏出帳篷,兩人靜靜地站在出口處。沙塵暴已過去,四周又恢復平靜。篷內除了偶有器具的敲擊聲外,再無其他人聲。

蒂兒望著天空,灰濛濛的色彩,未有鳥兒的飛越,將杳無人跡的沙漠襯得更加荒涼。

「為什麼?」蒂兒輕輕地道,眼睛的焦距放在無止盡的遠方。

「嗯?」諾亞斯聽到她的嘆息。

「世界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呢?若不是核戰,就不會害死那麼多人,庫飛爾的手也不會受到輻射污染。」

「十年前的能源之戰,誰也沒料到會嚴重到引發核武戰爭。畢竟當時廢核武的條約早行之有年,連最不願簽署的國家都點頭了。可是條約不過就是份文件,人類是說翻臉就翻臉的動物,當事關己身之利益時,誰會在乎微不足道的約定?」諾亞斯搖搖頭,年屆四十的面容在慨嘆中顯得更是滄桑。「雖然地球未如科學家所預言,在核彈爆發後變得支離破碎,但結果也沒好到哪裡去。大部份人類不是被炸死就是受輻射灼襲死亡,像庫飛爾這樣暴露在輻射中卻沒死的僅是少數了。」

「可是他的左手臂……」

「嗯,成了犧牲品。但輻射的污染卻也賦予他極為特殊的體質。」

「特殊體質?」

「我現在不說,等妳見到了就會明白。」

「你們這些傢伙真是彆扭極了,老愛話說一半,吊人胃口。」蒂兒扁著嘴:「跟我父母一樣,討厭!」

「別這麼說,若不是父母保護妳,妳現在還不曉得會在哪兒呢!」諾亞斯捏了捏她的臉頰。

「唉。」蒂兒眼眶裡隱約有淚光浮現,她揉揉眼睛。「對了,庫飛爾的家人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據說在八年前被神侍者集團抓走了,因為他們是安傑利卡。」

「安傑利卡?」

「就是未受輻射污染的人類。」

「所以庫飛爾的父母也……?」

「被神侍者抓走不見得絕對會喪命。倒是他真正的父母在他出生後沒多久就去世了。」

「我聽不懂。」蒂兒轉動著眼珠子,搔搔頭。

「八年前被抓走的其實是他的養父母,且他也是直到那時才獲悉自己只是被領養的孩子。」

「那他真正的父母親怎麼了?」

「他真正的母親似乎在生下他後就去世了,至於他的父親,唉,實在很不幸,在自家庭院遭恐怖份子射殺。」

「他還有其他親人嗎?」

「聽說有位比他年長五歲的哥哥,在恐怖份子攻擊時也身處庭院,之後卻下落不明。庫飛爾很幸運,歹徒沒侵入二樓對當時還在強褓中的他下毒手,才得以存活。」

蒂兒一語不發地踢著沙子。

「我相信哥哥與養父母們都還活在世上的某個角落。」庫飛爾的聲音忽然傳來。

蒂兒與諾亞斯同時回過頭,見他正由帳篷裡走出來,左手臂已換上新繃帶。

「你的手還好嗎?」諾亞斯先開口詢問。

「嗯,痊癒是天方夜譚,但至少能再撐上好一段時間。」庫飛爾揮動著左手,背起那柄巨劍。「走吧!我們去那座城探險吧!或許能救回我們所愛的人。」

「哦哦!」蒂兒、諾亞斯、拜森都齊聲答應。

收拾帳篷與簡單的行囊,四人同行於偌大的沙漠當中。

還有很長的一段路呢!沿途經常有昔日的廢墟映入眼簾,儘管已無法分辨它們初始時期的形體,卻也足以引起深植於腦海的回憶。

例如,戰爭的那一天。

 

 

 

 

【試閱結束】

幸福麵包坊(思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楓薰
  • >Q<
    黑崎 我來嚕~~!!
    感覺 這次新書的題材 很不錯耶~~
    CWT再來去找你玩~~
  • 啊嗯~好久不見啊!!
    這個故事其實在2年前就寫完了~~
    修到最近才出,
    我自己超愛這本的啦!!!
    這次CWT我在1樓喲(可以不用扛行李箱到3樓,哈哈)~XD

    幸福麵包坊(思華) 於 2011/02/07 14:16 回覆

  • 楓薰
  • 沒有很久啦 CWT26 有見到面 XDDD

    我看嚕一下內容 感覺好有興趣 想收來看 >W<

    我明天要先殺上台北 去逛書展 所以 到時在會場見嚕...
    我們攤位 這次也都在1F 所以 也很輕鬆 ....
  • ㄎㄎㄎ,
    沒想到結果我們離得那麼近!!
    謝謝你將我們家兒子帶回去看~
    愛你喲~~=w=

    幸福麵包坊(思華) 於 2011/02/16 22:24 回覆